总统是靠不住的!

著名的旅美作家林达以此为名写了一本书,让人了解美国的政治是怎么一回事。在这本书里,他说到:“把“克林顿政府”读成“克林 顿行政分支”,而且知道什么时候要把“美国政府”也读成“美国政府行政分支”,这是理解美国政治制度和权力结构的入门之课。”(总统是靠不住的,01章)
了解内幕的人,知道美国的政治不是靠一个人能左右的,进入了这个圈子,就自然的会被里面的体系和规则所左右,轻易想要呼风唤雨,左右时局并不容易。或许这正是美国民主政治的益处,在权力制衡中最大限度的防止人心的罪恶。从这个角度看,所有的人,对总统的选举结果都不应该又太高的期望,也不需要过于失望。在一个民主国家里,人民是国家的主人,

不要对总统寄予厚望

其实,不用了解内幕,一个重生得救、明白圣经的基督徒很清楚:所有人都是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所有人都是罪人,一个义人也没有。人的盼望,民族的盼望,国家的盼望不是在哪个有限又有罪的人身上,而是在永活的上帝身上。

因此,既然总统是靠不住的,基督徒/教会就不应该对总统会为美国基督徒做什么寄予厚望。基督徒不应该指望川普能为同性恋婚姻法案翻案或者出台反堕胎政策,即使同性恋婚姻、堕胎真的又变得非法了,教会因此打了美好的仗,社会真的得到翻转改变,神的名就因此得荣耀了吗?未必!!对基督徒来说,比一条“圣洁”的律法更高的是:爱上帝和爱你的邻舍;是怜悯(雅各说:怜悯是向审判夸胜的)。在我看来,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不是说明罪恶的势力多么强大,而是说明美国基督徒整体对社会、对邻舍多么失去见证和影响力。再说了,什么时候教会开始把神托付给祂百姓转化社会的神圣使命授权给政治家、国会政府、法院来完成了?
因此,基督徒可能寄托在川普身上的上帝国度梦终究不会实现,因为就如Hunter 博士在他的书,To Change the World所指出的,美国基督徒/教会有一种迷思,以为美国是神的国度;因此把自己做为神子民的身份定位与美国这个国家的神圣性深深的绑架一起。但这错了,教会当把自己的身份认同深深的扎根在主基督耶稣道成肉身,死而复活的根基上。正如九标志教会的狄马克牧师( Rev. Mark Dever)说:”Before and after America, there was and will be the church. The nation is an experiment. The church is a certainty.”在美国存在之前,就有教会;在美国没有以后,还将有教会。国家是一个实验。而教会是确定的事实。Hunter提醒说:如果美国基督徒在参与社会的过程中,如果不改变这种预设心态,最终能对社会带来的改变很是有限(p.131)。
如果基督徒不对总统Trump以及副总统Pence寄予太多的厚望,而是更多仰望为我们死而复活的信实的主耶稣;当然终究也不用太失望,甚至还可能有惊喜。

不要把总统当做替罪羊或者泄愤对象

基督徒不仅不应该依靠总统,而且也不应该把总统当做替罪羊,当做泄愤的对象,说问题都是他(们)造成的。Hunter说,这种把社会问题归结于别人的罪身上的心态,比如:同性恋者、政治家等等,是(隐秘的)仇富心理的体现。在法国大革命中,被送上断头台的领袖、王室成员就是被控诉成社会问题的根源而一个个被除掉的。许多时候,基督徒/教会在打那所谓“真理”的仗的时候,存的就是这样一种隐秘的心态:都是你们的罪才导致了我们的国家受咒诅被审判,得不到祝福;只要除掉你们的罪,我们的国家就能重新蒙受神的祝福。美名其曰,是为了圣洁,其实是仇富心里在作怪。我们要警惕!
爱家的创始人杜布森在2012年奥巴马总统上台前就猜测未来的美国说,左派将会主宰最高法院,同性婚姻会合法化,枪支管制,不限制堕胎等等。但这些问题不是奥巴马总统上台造成的(他没有那么大的威力),Hunter 博士在他的书,To Change the World里清楚的提到,不只是世俗社会,还有各类的群体、组织要为此负责,这些包括新闻媒体、左派阵营、美国妇女组织、堕胎权力协会以及各类堕胎组织等等。下一代的堕落开放也不仅因为是好莱坞的影响,更有教科书和自由派教育官僚的政治议程,甚至国家教育协会都扮演了相当的角色(p. 116)。当然,我想也包括基督徒在社会中失去光和盐的作用的原因。
在一个健康的社会中,每一个个体都应该对这个社会有贡献。基督徒作为未来世代初熟的果子,是光,是盐,更应该勇敢承担起光和盐的角色,不逃避责任,也不推卸责任。

领袖的角色:是人民的仆人,还是上帝的仆人?

前面谈了很多总统是靠不住的话,并没有要贬低一个国家领袖作用的意思(我想没有人会这么傻到想)。在这里要思考的是,领袖的角色是什么?Trump在胜选之后的演讲,煽情的说:“It’s time. I pledge to every citizen of our land that I will be president for all Americans, and this is so important to me. For those who have chosen not to support me in the past, of which there were a few people…” 是时候了,我向这一片土地上的每一个公民保证说:我将是所有美国人的总统。这一点对我特别重要。对那些过去没有选择支持我的人,我们当中也有一些…现在人们谈领袖的时候,更多的是他的领导角色,Trump的演讲就是在说一句话:我将是总统,将带领美国人民再创辉煌。
这让人想起圣经撒母耳记记载以色列历史第一次要求立一个王的场景,他们对神的先知撒母耳说:“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我们看到在现在的美国社会看到对王同样的要求:为我们,像列国一样;所不同的是当时的以色列百姓要求撒母耳立一个王,而美国人民是自己选出来,保证这是“为我们”的。
我不是要质疑选举的正当性,只是想指出,美国人民选出来的总统是代表人民的,大多数是“为我们(自己)”的。而这是圣经所要批判的王的形象,这样的王很快就会从:人民的仆人到人民的代表最后到人民的王。神所喜悦的王是一个先“为上帝”然后“为百姓”的王。你可能会指出说,你之前说美国不是神权制的国家,你不能用圣经所要求的以色列王的准则来要求美国总统。没有错!但从总统的角度出发,作为一个基督徒总统,他活着应该是为爱神爱人,荣耀神。
以前的世代谈到领袖的时候,常常谈到领袖的仆人角色,因为耶稣就是这样的:祂是我们的主,我们的王,却做起了仆人的活,谦卑舍己为门徒洗脚。所以,领袖的角色就变成:是人民的仆人,还是上帝的仆人?
从属灵的意义来说,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也是一个危险的问题。关键是因为上帝的旨意常常跟人的意愿不一样,所以作为上帝的仆人可能就会去对抗人民的利益,这是很重要的。危险是很少有人(除了被神的灵所充满所感动,被赋予神圣权威而写下神神圣启示的使徒、先知)能坦然、勇敢的宣告说,我是神的仆人,我有神的启示,你们要听我的,跟着我走。很多时候,做出这样宣告的人是假先知,他们把人民引到邪恶的路上去了。
基督徒应该为Trump祷告,求神保守他的心,赐给他智慧,让他真正成为所有美国人的总统:是男人的总统,也是女人的;是白人的总统,也是黑人的总统;是本土美国人的总统,也是移民者的;是基督徒的,也是非基督徒的(基督徒在这里不要为自己)。同时不仅为了所有美国人的好处,也为了神所要祝福的万民的好处(美国人在这里不要为自己)。我想这是一个属神的基督徒总统的应有的样式,但唯有神在基督耶稣里透过圣灵能成就这事!

教会的角色:客旅的先知、寄居的祭司

那么,教会的角色是什么呢?现代的美国在本质上是一个世俗社会,是一个政教分离的国家;她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成为一个基督教国家,或者所谓一个神权制度的国家。这意味着,美国,作为一个国家,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属神国度的彰显;基督的教会才是。这也意味着,在美国的基督徒所要寻求的和盼望的,不是美国的荣耀,而是天国的荣耀;而在美国的基督徒所要努力的,不是教会能重返社会话语权的黄金时代,而是教会重拾客旅、寄居的属灵传统,敢于对社会的恶发出先知的呼喊和祭司的代求。

谦卑在神的面前

因此,只有当教会/基督徒再次回到神的面前,看清楚神在基督耶稣里面所赐给我们的尊贵身份和神圣使命的时候,才能真正有效的参与到社会、政治的活动中。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川普的筑墙计划,终究不会保护美国。因为真正的危险不是外在的,而是内在的;不是眼所能见;而是眼所不能见的。当美国不想保护自己的时候,才是最安全的时候。当美国不喊强大的时候,她是最强大的时候。生命季刊发文说,基督徒要祷告,把川普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变成 make America humble before God again. 我想这是属灵的洞察!像看戏一样,看美国的竞选过程和结果,感觉美国真的离神的国越来越远了。但要因此跪下来祷告,不要因此站起来对她下审判,因为神是可畏又有怜悯的神!当我们要别人谦卑的时候,首先我们自己要谦卑下来。我们作为中国人什么可夸的!
我跟我的美国牧师见面,他分享很多他对竞选结果的失望。但在最后祷告的时候,他感谢神说:感谢神让我们生在美国作为这个国家的子民,让我们机会可以投票;也让我们的社会在投票结果出来之后,依然是和平的。反观整个世界的局势,就这两点来说,美国这个国家还是特别蒙神怜悯眷顾的。我们实在没有什么可夸的!
无论美国人,中国人,白人,黑人,愿我们所有人都更懂得谦卑在至高的神面前!


本文经同工修改编辑,发布在: 总统是靠不住的!——也谈基督徒如何参与社会

相关文章:

文章作者:耶书仑Jeshurun

原始链接:http://igencong.com/2016-11-16/president_not_faithful/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耶书仑Jeshurun wechat
坚持原创信仰·生活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