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住在我们中间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

读着这富有诗意的句子,我们的脑海中可能会产生一个很浪漫的画面:一片美丽沙漠绿洲,夕阳正尽情的挥洒它最后的灿烂;耶稣来到这个宁静的村庄,支起帐篷,周围的人慕名而来,祂开始为他们讲述天国的真理,祂的眼神里充满了怜悯和慈爱。

不,圣经为我们刻画的耶稣道成肉身的场景并不是这样的。他不是来到一个充满友好和热情的光明国度,是来到一个充满敌意的黑暗世界: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却不接待他(约翰福音1:11);光照在黑暗中,黑暗却不接受光(约翰福音1:5)。

他心里充满了喜乐,但这种喜乐是深藏在心底里的(希伯来书1:9);反而,他的眼睛常常带着忧伤的泪水,脸上写满了岁月的沧桑(以赛亚书53:2-3):他像根出于干旱之地;他没有佳形,也没有威仪,好叫我们仰慕他;他也没有美貌,使我们被他吸引。他被藐视,被人拒绝,是个多受痛苦,熟悉病患的人。他像个被人掩面不看的人一样;他被藐视,我们也不重视他。

创造天地的神以人的样子来到这个世界中了,卑微的,无助的,甚至是屈辱的,个人以为,这是基督信仰最伟大的宣告;在这个道成肉身的宣告中,已经蕴含了未来的十字架、死亡、以及复活、升天。这是一个令人参不透的奥秘,却揭示了生命影响生命最基本的真理:成为他们的一员,住在他们中间。

现实生活中,真正给周围的人甚至这个世界带来深远影响的人,都是像耶稣一样,住在人们中间,成为其中一份子的人。
当纳粹掌权的时候,朋霍费尔在美国。他的朋友劝他不要回去,但他说:“如果我现在不回去,与我的同胞同在,我就没有资格重建我的国家。”他知道回去意味着什么,但他回去了,住在他的同胞中间。虽然他的计划没有成功,自己也入了监狱,并最终被绞死;但是他在那个黑暗、残酷的时代中,与所有在黑暗中摸索的人同在,他就像光照在黑暗中,黑暗却不能胜过光。二战之后,他成了德国人民心目中最伟大的灵魂画像。
对中国教会影响最深远的西方宣教士应该算是戴德生和他的内地会了。他们最宝贵的一点,就是和中国人生活在一起,过中国人的生活。他们留长辫子,穿中国人的长袍,用筷子和中国人一起吃饭等等。正是他们这些“道成肉身”的榜样,使得他们获得了中国人的认可,大大的被神使用。
远藤周作在他最著名的小说《沉默》中,刻画了一个到日本宣教的葡萄牙耶稣会修士洛特里哥的故事,这是根据真实的历史创作的。在日本幕府严厉逼迫基督徒的时代,许多的宣教士和基督徒为了持守信仰,不肯践踏耶稣的圣象而被处死。政府为了让洛特里哥弃教,对当地的基督徒施以“穴吊”的酷刑,亲眼目睹了这种场景,他内心深受煎熬:弃教还是救他的弟兄。最后他选择了踩踏圣象弃教,因为他听到了内心深处耶稣的声音:“踏下去吧,踏下去吧,你脚上的疼痛我最清楚了。踏下去吧。我就是为了要让你们践踏才来到这世上,为了分担你们的痛苦才背负十字架。”
看起来他放弃了信仰,其实他是更深的理解了信仰的本质:道成肉身。在洛特里哥最后的人生中,在一般人看来,他是屈辱的活;但在他看来,是对日本人民一种同在的陪伴。在远藤周作看来,正是这种道成肉身的“屈辱的活”却使得基督信仰深深的扎根在日本人民的心中。

他,像许多人一样,也有机会留在海外;但他选择了留下,留在了他所爱的国家和人民中间。就这一点,就叫我感动不已;或许就是这一点,就足以叫许多人钦佩。也正是这样,他把公义的种子埋在了许许多多人的心中。

从人的角度来说,耶稣的人生是一个悲剧,祂是无辜的,却被钉在耻辱的十字架上;祂怜悯医治那些有需要的人,却被那些领受祂怜悯、医治的人喊着“钉祂十字架,钉祂十字架”。不,准确的来说,耶稣的人生折射出我们这个世界是一个悲剧,没有盼望和出路的悲剧。但是,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能胜过光!耶稣的光,耶稣内心的喜乐是不能隐藏的。
有人说,他的人生是一个悲剧,他的眼里没有·敌·人,但敌·人的眼里却依然都是敌·人。我想,准确的来说,他的人生折射出我们这个社会和时代的悲剧,似乎没有盼望,没有出路。但是,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能胜过光!公义的种子已经埋下,虽然种子的躯壳会腐烂、消失,谁知道将来不会结出公义的果子呢?神的作为,谁能测透呢?

我神学院的教牧学教授Dr. Gibson在谈到牧师的职分的时候,说:“神给牧师最大的一个属灵恩赐是他的同在。无论教会中发生什么事情,教会处在什么样的阶段,牧师都在那里,牧师不会离开。牧师的同在成了神同在的一个记号,带给神的百姓内心以安慰和鼓励。”

退休旧约教授Dr. Leder特别提到要恢复牧师的“祭司”职分。祭司是什么人呢?祭司是分散在神的百姓中间,住在百姓中间的人。当百姓做错事、把事情搞砸的时候,祭司不会离开他们,反而是靠近他们,陪伴他们,为他们献上各样的祭(圣经利未记记载的有:赎罪祭、赎qian祭、平安祭、素祭、燔祭,这些祭的目的都是为了让神的百姓能持续的活在神的同在中),直到他们与神重新恢复关系(指责百姓的罪是先知的工作,也很重要)。

这里虽然是对牧者说的,但可以用在我们每个人属神的儿女身上。神把我们放在这个特殊的时代,不要小看我们看似微小的肉身的同在,更不要小看那在我们里面更大的同在。如果我们遭遇艰难、灰心、失望,愿希伯来书的话继续勉励我们: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著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 神宝座的右边。那忍受罪人这样顶撞的,你们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你们与罪恶相争,还没有抵挡到流血的地步。(希伯来书12:1-4)

后记:
写下这些,并不是说我觉得他是基督徒。我所知道很有限,我的眼界甚至也很狭窄,最根本的我承认我无权判断。但我相信,判断我们的是耶稣,也只有公义的主有全然公义的判断。从一个基督徒的角度,当我了解他的故事,我佩服他活出来的“道成肉身”的榜样,并且以他为我的激励。我想基督徒活在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其中所充满的都是属乎神,圣经说:”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雅各书1:17)。我相信,在许多非基督徒的身上,我们也有很多可以学习的。


本文经同工修改编辑,发布在: 他,住在我们中间

文章作者:耶书仑Jeshurun

原始链接:http://igencong.com/2017-07-15/他,住在我们中间/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耶书仑Jeshurun wechat
坚持原创信仰·生活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